博九彩票

特别策划——杨致远的“雅虎”情殇

  2008年11月18日,雅虎CEO杨致远给全体员工写了这样一封E-MAIL:“董事会成员和我已经达成协议,将启动雅虎CEO职位的继任程序。”这实际表明了杨致远已经在董事会的巨大压力下无奈“下课”,口气颇为无奈。
  2007年6月,雅虎CEO塞梅尔败走麦城。创始人杨致远不得不重出江湖。就像当年险些衰亡的苹果,人们希望杨致远能力挽狂澜,重整雅虎。但,雅虎没有乔布斯,王者归来的故事终究没能上演。
    “”孩子成长之殇
  1994年一个盛夏的夜晚,杨致远和他的朋友,雅虎的另一个缔造者大卫·费罗在小房间里为他们的网站命名。两个毫无商业目的的年轻人抱着一本大字典搜寻了一系列有趣好玩的名字,如Yama(阎罗王)、yawp(蠢话)、yawn(打哈欠)等等。“《格列佛游记》中有群叫yahoo的人是没有受过教育,没有文化的野人,我们在斯坦福大学正事不做,游手好闲,没什么水平,于是我们自嘲为yahoo。”就这样,这个改变了计算机网络世界的“野孩子”诞生了,并于1996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少数盈利的网络公司。当时,雅虎在全球是新经济力量的代名词。
  直至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雅虎经营状况急转直下,并不贪恋高位的杨致远请来了没有任何互联网背景、不懂技术的传媒人特里·塞梅尔执掌雅虎,开始了向媒体公司的彻底转型。不得不说,杨致远是大方的,他不专制,不卖弄创始人的身份,他乐于共享。 不仅仅是公司的股标,甚至是公司内重要的经营管理职位也能潇洒地拱手让人。而这位“雅虎酋长”则有更多的时间专注于技术的创新和开发。或许正是因为创始人的潇洒放任,加上不懂技术的CEO,才让大众互联网雅虎忽视了一个重要对手——谷歌。出于同门情谊,塞梅尔和杨致远曾帮助谷歌的两位创始人“上路”,可短短几年,这对互联网浪潮中的“前浪”和“后浪”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谷歌的迅速成长令人恐惧,塞梅尔的雅虎时代最大的错误便是错过了收购谷歌的大好时机。虽然雅虎高管包括塞梅尔都已经认识到在网络搜索市场追赶谷歌的紧迫性。但新闻集团以5.8亿美元收购了社交网站MySpace,雅虎却错失了以10亿美元收购Facebook的机会;谷歌以1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而雅虎却仍在努力整合自己的16项视频服务。雅虎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错失良机。当谷歌将广告条放到它检索结果的右侧,广告和搜索的请求精确相关,只有在用户点击后才收费。认为广告不过是网页上闪动的小小指示牌的雅虎才恍然意识到谷歌的做法才是未来主流,想要试图追赶,却为时已晚。
创始人 “自私”之殇
  对业界来说,雅虎近况如此不佳,杨致远的下台并不出人意料。回想复出时“我已经做好准备,并且深信我们有能力将雅虎带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的信心满满,他的一系列错误决定却使得事情变得更糟。
  2008年2月,微软出价每股33美元试图收购雅虎,希望通过合并雅虎来狙击谷歌。这一诱人的条件让雅虎的几位大股东都同意被收购。然而杨致远却拒绝了微软的请求,理由是微软开价偏低,他提出每股低于37美元就免谈,这让几位大股东不解。于是收购搁浅,双方接触破裂。正是这次与微软的洽购失败成了杨致远靠边站的主要导火索。
  其实可以理解,杨致远只是不愿意雅虎变成硅谷最大“敌人”微软的一部分,他渴望在他的直接领导下,能向投资者证明,雅虎的价值远远高于微软的报价。对于自己创立的公司如此钟爱的杨致远,有错吗?好比用心培养孩子的父母,请最好的老师,上最受欢迎的培训班,希望自己的孩子胜人一筹,却绝不愿意拱手相让,尽管很多时候孩子已成了累赘。
  或许就是这种为人父般的“自私”,让杨致远始终坚持雅虎应该独立存在。可惜,美国经济陷入长达14个月的衰退期,杨致远终究只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结果。在连续三年业绩下滑、高层干将不断离职,连续裁员的大背景下,就连杨致远的嫡系人马也开始不信任这位“酋长”了。
  雅虎本身是一个硅谷的大公司,可杨致远作为创始人,无法仅仅从资本角度考虑收购。他坚持雅虎独立,被认为是与投资人的“对抗”。拒绝收购却没能找到一条切实可行的发展之道。杨致远说自己的血液是紫色的,这是出于创业者的热情,但他的不计后果断了雅虎最好的后路。更有利于雅虎发展的是一位有血性的首席执行官,一位真正的产品预言家,好比微软的盖茨、苹果的乔布斯,抑或Facebook的扎克伯格。
  在亿万富翁卡尔·伊坎强行进入董事会并占据三个席位后,股东的“逼宫”之势再也难以阻挡,这位“世纪网络第一人”终于成了理想主义与商业现实相矛盾的实验品,精疲力竭地放弃了抵抗。
控制权过放之殇
  我们不主张企业创始人的个人风格过于浓墨重彩,因为企业发展成型之后,领导人的更替是无法避免的自然规律,新领导人或许有一套更为适合企业的发展思路,而这一思路并不一定与创始人契合。基于传承而言,创始人个人风采的收,至关重要。然而转过头来看雅虎的兴亡,又不禁令人疑惑:创始人个人风采的收,但对企业控制权的放似乎加速了企业的衰亡?
  不论是微软还是苹果,都经历过长时间的磨合最终实现平稳过渡。那是因为创始人了然大局,知道何时该收,何时该放。雅虎的案例与这两者均有不同,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杨致远并不是盖茨抑或乔布斯,发展关键期没有“唯我独尊”的魄力,平稳期没有“势如破竹”的冲力,困难期亦没有千斤重担一肩扛的能力。如前文所说,在雅虎创立之初,杨致远便将公司重要职位拱手相让,一心闷头钻研技术,导致本以技术创新驱动的雅虎过早地被一群机构投资者主导。于是,看得见的利益方向成了公司发展的主要选择。
  据资料显示,2001年,带领雅虎由一个简单的搜索器发展为一个消费者品牌服务商,开创一代广告模式的首任CEO蒂姆·库格尔被迫离职,理由是2000财年业绩不理想、股价下跌90%(2000年刚好是美国上一次互联网寒冬);2007年,业绩卓著的梅塞尔被迫辞职,离职原因是在他任期尾声,雅虎在广告市场的份额被谷歌超越;2008年,出山一年的创始人杨致远被董事会赶走,因为他搞砸了微软对雅虎超过450亿美元的收购案;2011年9月,巴茨被董事会解雇,理由是她任期3年内,雅虎股价没有丝毫起色。
  每每收不到短期回报,董事会就想尽办法更换CEO。诚然,我们不能寄望投资人像创始人一样对企业的长远发展负责,正如国外媒体评论“如果让擅长企业运营的人物,例如巴茨;或是擅长销售的人物,例如AOL CEO蒂姆·阿姆斯特朗来掌管一家已经落后的公司,那么毫无疑问,这些公司将不敌那些由创始人(如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或产品专家(如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负责的公司。”很明显,雅虎这些年真正欠缺的不是工程师,不是创新能力,也不是战略方向,而是创始人对公司的掌控力。
点评:
  显而易见,杨致远的收与放并不理想。甚至我们都看不见雅虎发展历程中的某种传承。我们唯一看见的是辉煌的梅塞尔时代,专精于技术的杨致远没能及时为雅虎这辆老爷车更换新引擎,导致在最核心的搜索技术创新上被谷歌后来居上;在女CEO巴茨时代,雅虎退出曾经由自己引领的搜索引擎的竞争市场,把目光集中到互联网内容和展示广告的传统盈利模式上;而在坚持雅虎独立以致与微软洽购崩盘时期,杨致远断了此路却没为雅虎开辟另一条新路。
  如今的雅虎像个没落贵族般有着一抹厚重的悲情色彩。极富戏剧性的是,当年杨致远凭借雅虎家喻户晓,此刻也依旧随着正日落西山的雅虎成了最佳悲情男主角。企业创始人在企业管理与发展中究竟如何权衡收放着实是个难题,需依靠各位审时度势,或从本刊案例中提炼其精髓,至少之于杨致远与雅虎,我们可以清楚得看到,创始人对企业控制权不合时宜的放。过于放,对企业来说反而百弊无利。

 (文/孙钰斐)


TOP
友情链接:秒速时时彩开奖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牛牛  秒速牛牛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